2012.5.3-4   2012.5.7-9 中國時報

討債株式會社18-22            【徐嘉澤】

     每一次的討債活動馬力哥都把它當成是城市的行動表演劇,他不惜動用大筆的人力物力就是要求節目的精緻和效果,所有人都沉迷於馬力哥的創意之下,網路上瘋狂的點閱突破上百萬,甚至有瘋狂的粉絲用 長鏡頭一一去攝獵「Super JB」和「YNC48」團員,並且製成圖卡販售。那些少男少女們各有一票粉絲,那些人開始病態的為了見到那些少男少女而瘋狂的借錢不還。像是荒謬的都市傳 說,只消借錢,心儀的偶像會親自來討債,銀行獲得利息、公司獲得工作機會,只有社會付出成本。所有的社論節目不再關心選舉,全數轉向到這一股新的社會風 暴,畫面中不斷出現馬力哥還有公司組織架構圖,另外還有那些迷哥迷姐中的NO.1。甚至網路還有舉辦投票心目中力挺最想被誰討債的團員送iPhone4s、iPad2。談話性節目也不停邀約馬力哥帶著底下團員出席,但出席的只有妖嬌的馬力哥,他成了年度被受注目的人物。節目上的他侃侃而談,對於黑社會的背景也不避諱,只說:「現在的公司都正派經營了。我們早就不做違法的事。」

     主持人咄咄逼人舉出許多事證說明馬力哥的違法討債事蹟,馬力哥以嘻笑怒罵、怪異卻引人發笑的方式緩緩解釋,現場直播的節目最後馬力哥還不忘打廣告,雖然最後被插播掉,但馬力哥成為媒體紅人已是不爭的事實。

     下了節目的馬力哥顯得很疲累,在車上我問著:「馬力哥這樣好嗎?太惹人注目了吧!」

     馬力哥以食指放在嘴前,我才記起馬力哥的屋內和車內都被安置了竊聽器,他說:「現在是網路時代,有人免費做廣告有什麼不好,為了公司的業 績,況且不怪沒人愛,有人討論就有商機。公司要走在時代的尖端,才能把同行遠遠拋在後頭,讓他們追不上我們的車尾燈,我們太fashion,隨時都在進 步,沒辦法停下來等他們的,you see?」

     隔天進行公司每周會報,每個人的工作會報就像古時的臣子上諫今年稅收多少差不多,馬力哥報告完之後,董事長說話:「我說馬力,為公司賺取 最大的利益是好事,但最近你知道嗎?很多人來關切我這邊了,不要再上什麼節目了、也不要再把影片放到網路,低調點低調點,很多東西是可以做不能說,可以 嗎?」(18)

http://news.chinatimes.com/reading/11051301/112012050300626.html

要讓大家一起決定?怎麼現在開會他們兩個都默默的不開口,太不給他們表現機會了吧!」馬力哥問。

     董事長臉色變著說:「馬力啊馬力,他們剛調部門,現在是秘密策劃的業務,下一次就會跟大家說明,我知道你的業績一直很好,但我還是要說一下,雖然成立公司是你的建議,可是主導者還是我,不是你。等你主導時再來管這些吧!」

     馬力哥笑著:「董耶,我沒什麼意思,當然是你決定就好。」

     那一場會議隱隱透露著不祥的氣氛。

     下午,馬力哥帶我到Summer那,那裡是我們最能暢所欲言的所在,或許馬力哥在Summer面前最能卸下心防,他說:「Power該做最後的行動了,我需要你的幫忙。」

     「什麼最後行動?」

     「他們參與選舉簽賭案想要影響選舉的證據我手中已經有了,但是那些罪不重,他們很快就又能出來。但最近有筆大宗的毒品交易,我需要把他們一網打盡的證據。」

     「要我做什麼?」

     「我要你重新做YURI,到昨天我們去的酒店上班。」

     「好啊,那我有個條件。」

     「你說看看。」

     「以後你要在這裡養老算我一份。」

     「自己去那邊小心,這段時間就不要回來,我替你準備一張卡,需要什麼直接提錢、直接刷卡就好了。這裡是我替你租賃的地方,東西、衣服、首飾都準備好了。」馬力哥遞來一張信封,裡頭塞著卡片和一張寫著住址的紙條還有鑰匙。

     下午回到馬力哥家,當初我來時兩手空空,離去時也是。我把那些東西留在這,彷彿隔個兩天就回來,但我和馬力哥都不知道這一場戲碼何時才會 結束。向晚我住到新家,我拉起窗簾褪去所有衣物,鏡子中的我紅了眼,才意識到原來自己脆弱,看著背後刺青的圖案,她似乎因為害怕而萎縮,而背後那洞穴似乎 越撐越大,感覺女孩擋不住裡頭要衝出來的魔物。(19)

http://news.chinatimes.com/reading/11051301/112012050401018.html

     背像燒了起來、彷彿要從內處綻放出翅膀。我大口喘息去廚房喝了一大杯水,卻還是心跳不止,我拿起手機才想到我已經擺脫Power的身分以YURI過活,一切像洗牌重新開始。面對一櫃子的華服和美鞋,我沒心情搭配。夜裡我忍著痛隨意上點妝,換上衣服到酒店,裡頭的媽媽桑早就打點好,我被安排在酒客之間。

     開始還不適應,隨著時間越晚酒喝越多,我變得離YURI越近Power越遠,那些男人開心的離開,我的任務卻還沒結束,一桌來一桌去,陪客人唱歌划拳聊天,我想著如果當初沒有遇到馬力哥那麼我就會是現在的樣子?以YURI的身分一直生活著嗎?

     店裡打烊我坐上計程車離去,司機說著許多話,我卻覺得天旋地轉。這才第一天我就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撐下去。馬力哥說過在沒有任何確切的時間 地點之前不准跟他聯絡,等待他聯絡我,以免事跡敗露。睡過一夜之後,醒來有著深濃的陌生感,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直到腦筋運轉才想起自己生活的改變。馬力 哥信封裡寫著簡單的生活流程:中午起床吃brunch、美容院美容或做指甲、貴婦下午茶或逛街、午睡到六七點、髮廊做頭髮、美妝順便打電話給客人、上班。按表操課,日子變成日曆一頁一頁被翻過。

     某天店裡來了不速之客,不是別人正是華哥,他領著一班小弟來,雖然我極力想躲開他,但他一開始就指名要店裡所有新來的小姐,我硬著頭皮出場,他裝不認識我,說著:「媽媽桑,來了你們這裡好幾次,也沒看過這種特質的小姐。」

     「新來沒幾天,馬上就變紅牌了,華哥你真有眼光。」

     「我包她全場。」

     「她不跟客人出去吃消夜的,最多就是『框』。」

     「來這裡上班的小姐誰不是為了錢?不然還為了玩樂嗎?十萬塊,全場,純出。」

     我不知道華哥在想什麼,但和他繼續耗下去顯然對我自己沒好處,只有拉起笑臉說著:「好!成交!」

     「啊對了,你穿這雙鞋出去不夠體面。」華哥對身旁小弟勾勾手,就端出來一個禮盒,「換這雙吧!」

     我沒抵抗順從的穿起那雙原本屬於我而被我丟棄的鞋,華哥紳士說著:「看起來好多了,走吧!我的仙杜瑞拉。」 華哥帶我到他自己的私人接待所,我踢掉腳上那雙鞋子,華哥遞了杯紅酒來?問著:「你在那間店裡做什麼?」

     「秘密。」我閉上嘴不說話。

     「你不用說,我大概也猜得出來。」

     「猜得出來什麼?」我倔強問著。

     「乍看之下是馬力交付你任務來這裡,但你可能不知道上頭的人不會去那間店,都是小弟去的地方。那只是馬力要你走遠一點的計謀,他怕你捲入接下來的事件。」(20)

http://news.chinatimes.com/reading/11051301/112012050700340.html

     「什麼意思我不懂。」我問華哥。

     「如果真的要打聽情報,好歹也要去《綾》。那間店你應該不陌生吧,據說你就是在那間店被馬力『撿』回來的。」

     「你跟我說這些有什麼目的?你是站在誰那邊?」

     「站在你這邊。」

     「如果把我安排在這間酒店是馬力哥疏遠我的計畫,那他是為了我好。之前你又跟我說有天馬力哥會為了我死,你既然不想我害了馬力哥,那這樣不是很好嗎?我可以什麼都不知道的一直這樣傻傻做下去,馬力哥會獨自報仇,他不會為了我死,他會自己一個人死去。你為什麼要跟我說這些?你到底有什麼企圖?」

     「如果你現在待在這,就算馬力死了,你的心還是在他身上。你心底會有個空缺,覺得沒有做到什麼自己很無用,那不如就照著原本的事件前進,更何況你有點像是催化劑,可以讓事情更快熟成。」

     「雖然我聽不懂,我不會謝謝你告訴我這些,也不會讓馬力哥為我死。」

     「這些留到最後再說吧!沒有到最後沒人會知道結局。」

     我沒穿上那雙鞋,光著腳就離開招待所。街上配合聖誕節氣氛,樹上被結了白色燈泡,營造出雪片覆蓋的冷冽感,似乎所有人都被愉悅的氣息給蒙騙,只要這世界表現出歡樂氣息,那麼一切都無所謂。

     搭計程車回到住處,我換回Power的衣服進到久違的《綾》,媽媽桑開始還把我當成客人。小紅姐遠遠看見我就過來招呼,「小威,好久不見。」

     「媽,是我,小威啊。」我說。

     媽媽桑看起來對我已經沒什麼印象。

     「小威怎麼有空來?」小紅姐拍著我的手問。

     「我想問問看這裡缺不缺少爺?」

     「我記起來了,小威嘛?」媽媽桑說著:「別又來了,之前惹得禍還不夠嗎?」

     「那缺不缺新人?」我問。

     「小威,你是缺錢是不是?」小紅姐擔心問著。

     媽媽說:「你進來也不算新人了,何時開工?」

     「現在。」我說。

     進到更衣間小紅姐擔心問著:「你這陣子發生什麼事?之前你被馬力哥帶走後還以為你死了。」(21)


http://news.chinatimes.com/reading/11051301/112012050800517.html

     「沒事,只是生活上有點欠缺,所以回來這裡工作。」我回答小紅姐。

     「你背上的刀傷還好嗎?」

     我正要換上服裝,解開襯衫和束胸後整個刺青展現出來,「好細膩的圖案。」小紅姐驚呼:「這背後的人像是你?很漂亮。」

     我請小紅姐幫我拉上拉鍊,「謝謝。」

     對著鏡子我把馬力哥教我的一切用上,我又成為YURI,細緻地別上耳環,小紅姐透過鏡子看著我說:「又更有女人味了,YURI。」

     小紅姐知道化妝過後的我只有YURI這個稱號,那是她賜與我的第二生命,一個我從來沒有發現過的自己。媽媽桑朝門內喊著:「小紅好了嗎?有客人來了。還有那個誰誰?」

     「YURI。」我對媽媽說。

     回到《綾》工作一周,果然是公司接待客戶的主要場所,虎哥龍哥分別一周來了幾次,我去弄了手錶、髮飾型的竊聽器,盡可能把他們所說的對話錄製下來,返回住處後才篩選哪些資訊是有用哪些無用。

     又隔了一周坐在包廂內的是虎哥和他的小弟,過了一陣子才進來沒見過的一群人,虎哥和對方竊竊私語,我豎起耳朵聽,將竊聽型的髮飾偷偷塞在虎哥的座位後。他們的宴會到凌晨三點多才結束,四點多回到房間整理外型,我恢復成小威的模樣。

     小紅姐在一旁問著:「要不要一起搭計程車?我送你。」

     「沒關係,我想吹吹冷風走一段路。」

     才剛出店門口,華哥已經站在外頭,「走吧!」

     小紅姐看了我一眼,「原來已經有人接了,你男友?」

     「不是。」我說,頭也不回的往前。

     華哥小跑步跟了上來,笑著說:「我陪你走一段醒醒酒。」

     「你幹什麼一直纏著我?」

     「就跟你為什麼一直黏著馬力的道理一樣不是嗎?」

     「當然不一樣,他是我大哥我是他小弟。」

     「那你當我大哥好了。」

     「『華哥』!」我加重語氣說著:「不要開我玩笑了,放過我吧!」

     「我認真的,你收我做小弟吧!我很好用的。」

     「無聊。」

     我小跑步,華哥也跟著小跑步。我才要開口,華哥和我幾乎同時間說這三句話:「你要跟我跟到什麼時候?」「你怎麼會?」「別鬧了。」

     我睜大眼站在原地一動也不動。

     「聽我的,現在退出,你會惹禍上身,也會把麻煩帶給馬力。愛他最好的方式就是一輩子遠離他,至少他不會為了你而死。」

     「你胡說。」我生氣的丟下這句話,又往前走。

     「你自己想想吧!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華哥停在原地沒繼續跟過來。(22)

http://news.chinatimes.com/reading/11051301/112012050900502.html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忠明高中國文科 的頭像
忠明高中國文科

俯仰古今的文學幽徑

忠明高中國文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