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4.23-25中國時報

討債株式會社10-12         【徐嘉澤】

 

     山坡頂端往下看去是一片白色野芒,再往外是馬路是海,更外是雲朵是天空。馬力哥要我和他一起坐在一棵樹下,馬力哥收起嘻笑怒罵的神情說著:「阿華有跟我說他喜歡你,要我放了你。」

     「他有病嗎?」

     馬力哥的表情不像馬力哥,像過去照片中的他一樣,他繼續說著:「我對阿華說你有你的自由。」

     「馬力哥……」

     「我說過了,這裡不是你該待的地方。」

     「我想留在你的身邊。」

     「我老實跟你說吧!我目前的處境很危險。」

     「我知道。」

     「你知道?」馬力哥訝異看著我。

     「黑社會不就是這樣嗎?之前你在酒店也是遭人襲擊。」

     「的確是這樣,他們已經要我死過一次,我裝瘋賣傻退出權力核心,以為他們會這樣就放過我,但他們還是要我死,大概還是不願讓我知道殺Summer的主謀到底是誰。」

     「他們是誰?還有殺Summer的不是那個叫阿成的人嗎?」

     「還不知道他們是誰,雖然大家都心知肚明。阿成也只是棋子,事情不久後他也失蹤了,我看應該也是死了。」

     「馬力哥退休吧,我可以陪你去日本,我能照顧你。」

     「不管我去哪他們都會除掉我的,除非我先做掉他們。」

     我點點頭,馬力哥繼續說著:「Summer死後我只想砍死那些王八蛋,在殯儀館裡阿華要來取Summer身上的刺青,我連他都想做掉。他 拿不到皮,氣沖沖的跟我說叫我這樣去報仇直接死掉去見Summer就好,阿華說反正我什麼都做不了,只能陪著Summer一起死。那句話把我打醒了,如果 我盲目的去送死,那Summer就死得一點價值都沒有。我假裝自己傷到頭部,開始以『馬力』的身分出現,把自己的男子氣概全都抹去,打算一點點的假裝自己 無害然後再揪出那些人一網打盡。」

     「那有查到什麼嗎?」

     馬力哥沒回答,只問:「你看這裡如何?」

     「風景很美,沒得嫌。」

     「這塊山頭是我的。」

     「什麼?」

     「以後是你的。」

     「什麼?」我站起來驚訝問著。

     「我會找時間請律師過戶給你,我只拜託你一件事。」

     「馬力哥不要鬧了。」

     馬力哥卻一臉嚴肅著說:「Summer的骨灰我全埋到這棵樹下了,以後我死了,讓我陪著Summer在這裡,你有空再來這裡看看我就好了。」

     「呸呸呸,馬力哥,你在胡說什麼。」

     「你才別亂想,我不會去送死,只是月有陰晴圓缺人有旦夕禍福,你知道我車子裡和家裡都有竊聽器,所以我才一直裝瘋賣傻,如果是一般人早就瘋了吧!」

     「馬力哥,不然你去整形好了,你逃去哪我就去哪。」

     「你是電視劇看太多喔!要逃我早就逃了,我還要冒著危險留在這裡嗎?我每一天都是多活的。」

     「馬力哥拜託你不要說這些啦!」我不知道為什麼開始急著落淚。

     「Power你跟著阿華吧!至少他能好好照顧你,你跟著我很危險。」

     「我的老大只有你,我不會跟著別人,馬力哥。」

     「你還是個孩子而已,為我挨那一刀還不夠嗎?」

     「我可以為你死。」(10)

http://news.chinatimes.com/reading/11051301/112012042300360.html

     馬力哥擁著我拍著我的背說著:「為一個人死不勇敢,為一個人活著才是最苦的,你不用為我死,我也不需要你為我死,你懂嗎?我要你好好的活下來,把我交代的每一件事情都確確實實做到,你知道嗎?」

     我沒有回答。

     「你有沒有聽到?有沒有?」馬力哥用力吼著。

     我被迫點頭。我忌妒Summer可以佔據一整個山頭和一整片風景,甚至佔據馬力哥的愛。

     下午回到排演場,馬力哥又下場指導那些男孩女孩團體,他對舞蹈老師說著:「NONONO,這不是我要的感覺,OK?這一次的舞蹈是民族 風,不要每一次都拿一樣的東西給別人看,現在的人求新求變,誰要看舊的。還有,不要老是學那些韓國偶像團體的舞蹈,那個是Old fashion,我寧可加入少林功夫的元素還比較special一點,可以嗎?」

     馬力哥又轉過頭對那些男女孩說著:「你們啊,好好學,不要因為已經有名了就拿翹,這市場不是那麼好混,不要因為一點名堂就自得意滿,這只 是開始,也不要妄自菲薄覺得這工作差,工作不分高下低賤。跟著馬力哥,我會帶你們上天堂,有沒有在聽?來,跟著馬力哥一起搖擺練習一下歡呼,嗚呼!」馬力 哥一下就帶動氣氛起來,為什麼那些隱藏人物不放過這樣的馬力哥,馬力哥為什麼不這樣過日子就好?

     那些男孩女孩開始練舞,馬力哥跟在後面動作誇張的練習,如果馬力哥沒有親自對我說那些話,我自始至終不會想到馬力哥只是在演戲,但馬力哥怎麼能信任我呢?他是個好演員,但我不見得就是。我可能一步錯就會陷馬力哥於險境。

     日子一樣的過,我總算知道為什麼不管多累馬力哥總是在運動室裡鍛鍊自己,他要讓自己隨時保持在最好的狀態,那些要他死的人疏於防備就會老去,但馬力哥卻時刻保持著最佳體態。

     那一天陪著馬力哥到那片山頭時,我撥弄著雜草問著:「馬力哥你有家人嗎?」

     「我?」馬力哥說著:「在這樹下。」

     我知道他指的是Summer,「我是說爸爸媽媽爺爺奶奶之類的。」

     「我爸媽在我很小時就離婚,我跟著我爸,我爸後來吸毒入獄,我跟著我大伯,等我爸出來又跟著他,他進去我又跟著我大伯,來來回回不知道幾次,十六歲不讀書就出來混了,從我出來後就當那些人都死了。」(11)

http://news.chinatimes.com/reading/11051301/112012042400514.html

 

     我問馬力哥:「你不會想他們?」

     他說:「他們對我沒有愛,我對他們也沒感情,對他們來說就像家裡一隻狗一隻貓走丟了一樣而已!你呢?家人呢?」

     「我和我媽從小相依為命,她換了很多男人,我要對每個人叫叔叔。」

     「我看一定也是問題家庭,不然早就哭著回家了。」

     「是啊!」

     「既然掛念就回家一趟。」

     「我沒有掛念。要回去也是看我媽死了沒而已。」

     「沒有掛念就不會有這些問題,你不用回答我,也不用落狠話證明自己很堅強,反正掛不掛念不關我的事。」當馬力哥回復成「一哥」時,總是冷酷模樣,說起話來一針見血不留餘地。

     「馬力哥,你有想過將來的生活嗎?」

     「大概就是像現在這樣吧,在山頭蓋一間小屋子,種花種田養隻狗,在這裡陪著他。你呢?」

     「我只想跟著你,一輩子做你小弟。」

     「千萬不要。」

     「為什麼?」

     「我可不要阿華整天來這裡找你。」馬力哥開玩笑說著。

     「馬力哥你很無聊耶,哪壺不開提哪壺。我對他沒興趣。」

     「那你對誰有興趣?沒聽你說過耶!」

     我看了一旁的馬力哥,身子緊貼著樹幹,望向遠方的雲層,說著:「我不知道,或許有天興趣自己會來找我。」

     馬力哥說得對,我心裡還是掛念母親,就算我恨不得她早點死,但她不死,我就只能活在想像她的狀態中。隔天華哥約我和他出席某畫家的畫展,我想拒絕但馬力哥要我去多看看,「搞這個圈子要多擴展人脈,你人脈太淺,多出去看看,以後創意總監就換你來當好了。」

     「我不行,什麼都不會。」

     「我也不會啊,還不是這樣過來了。」

     「對了,出席那些活動不要給阿華失去面子,我帶你去逛逛。」馬力哥興高采烈換上紫色西裝,再加上一條銀色絲巾掛在胸前,我的衣櫃一打開只 有襯衫西裝褲,才剛出門馬力哥就不斷數落著:「你要是真的穿這樣出去,阿華的臉就被你丟光了,一點都不fashion,OUT!」

     「飛不飛遜很重要嗎?」

     「重要,當然重要,你不fashion怎麼hold住整個場面?我們的所在是娛樂圈,你懂嗎?」

     自馬力哥跟我坦白之後,每次見他裝娘的時候,總會讓我有點錯亂,讓我以為那個「一哥」表情的馬力哥說不定才是被裝出來的,這個馬力哥才是他真正的模樣。(12)


http://news.chinatimes.com/reading/11051301/112012042501074.html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忠明高中國文科 的頭像
忠明高中國文科

俯仰古今的文學幽徑

忠明高中國文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