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4.10 中國時報

討債株式會社      【徐嘉澤】

     ▼ 故事大綱 

  小威的母親是一個只會依存男人過活的女人,她把小威當成拖油瓶也把逐漸變得女人味的小威當成是自己的勁敵,於是小威隨著一次又一次的遷徙,將自 己的女性特徵隱藏起來,逐漸將自己打扮成像男孩子一般。小威一心想逃離母親的陰影,於是「借走」鄰居的身分證到酒店當少爺,巧遇混黑社會的馬力。馬力身為 中年男子卻穿著色彩鮮豔、動作妖媚。小威因女扮男裝惹惱馬力而欠下債務,小威恢復女兒身化名YURI到酒店上班,又因一次衝突事件替馬力擋下一刀而結下不 解之緣。馬力給了小威一個新名字POWER,讓小威跟在身旁從事討債活動。馬力擺脫舊式討債手法,成立少男少女偶像團體來追債,一方面給予民眾舞台聲光效 果、一方面進逼法律邊緣底線,成功開擴了市場。甚至一些追星族欠下債務,只為了等待他們心目中的偶像來追討欠款。 小說藉著華麗誇張、把城市當成舞台的討 債手法,一步步逼入黑道社會秘密的核心,參透天機的刺青師傅阿華總適時阻擾小威的深入探索,阿華幫小威刺了一幅短髮若男若女的圖像在背部,仿若籤言般的曖昧圖案,恰能反映出小威的內心糾葛。一場結合曖昧情愫、黑色喜劇、推理尋兇的故事於是展開。

     「來個慢動作,YES,就是這樣。不過不夠Fashion,你們到底懂不懂?Fashion!好,跟著我做一遍,一個Move出去,然後快速回來。手要打直,伸展,腰要沉得夠深,馬步要站穩,Good,有抓住那種Fu了。好!大家再練習一次。」

     說話的是「ㄇㄚˇ」「ㄌ一ˋ」,不是幫傭的瑪莉,是路遙知馬力的馬力。

     公司面臨轉型,開會時你看我我看你,只有馬力哥跳出來說:「砍砍殺殺的時代過去了,那種討債手法、砍法、死法都不夠Fashion,動作 要漂亮人家才會覺得我們走在時代的尖端,找幾個帥的來組成少男團體、美的組少女團體,名稱要夠響亮,什麼廟街十二少、虎鳳隊都太Low了。學學人家韓國男 孩團體『Super Junior』和日本女孩團體『AKB48』,公司既然要採企業化模式,那勢必要向下扎根才能永續經營,挖角要從小開始,吸引一堆粉絲追隨,這樣公司才會 出鋒頭才會成功。」

     馬力哥像個行銷人員,在投影機上投影出大大英文字「Super JB(tsinn peh)」和「YHC48(yao huan chian)」。

     「那個『Super JB』就是『超級錢伯』的簡稱,『YHC48』就是『要還錢,死吧!』來跟著我念一次,『Super JB』、『YHC48』。」

     當時底下的人議論紛紛,聲音此起彼落著:「啥洨?」「啥米速配機機?」「聽某!」「幹!」

     帶著墨鏡的董事長已經默默禮貌節制性的鼓掌,大夥見風轉舵馬上跟著說:「我就說這個有出息。」「現在的時代就是要這種啦!」「我兒子能不能加入啊?」

     事情成了定局,訓練這檔事就落入馬力哥的手中,馬力哥會跳舞、馬力哥愛漂亮、馬力哥懂打扮,那一些小兔崽子、小丫頭都被打扮得像酒店的公 關和公主,別人是一天工作七八個小時,他們是一天排練七八個小時,化妝,要學;舞蹈,要學;演技,要學。真不說,還真以為馬力哥是演藝人員訓練班的團長。

     至於我是誰?

     我是馬力哥的小弟,應該說小妹,也算是小弟啦!不過嚴格說起來還是要算小妹,總之事情是這麼發生的。由於家貧,學費要一手包辦,什麼就學 貸款的法規和申請書加起來林林總總,你懂嗎?我想你不會懂,只有我們這些窮人才需要懂。偏偏我家也沒個什麼中低收入戶證明,卻又偏偏生活赤貧,跟銀行借了 就學貸款卻沒吃飯錢,我想日子也不能喝西北風。找了間酒店,「借走」隔壁鄰居的身分證就去應徵高級酒店《綾》裡頭的少爺,少爺工作很簡單,幫忙泊車、擦桌 椅、客人要買什麼手腳靈活一點,很多小姐跟少爺熟之後都會做球給少爺讓我們有多點小費。當然這些也不是平白無故得來,總要「姊姊你今天好漂亮,有喜事 啊?」「姊姊你的衣服太違規了啦,客人會被你迷暈的。」「哇咧,姊姊,你酒量怎麼那麼好,那些人要搞醉你都搞不過。」怎麼把甜言蜜語抹上對方的心坎就是最 需要功夫,平常熱茶、喉糖、保健食品要殷勤奉上,尤其是擦手巾更要常去幫忙替換,許多小姐都藉故擦嘴把酒全吐在裡頭,最好裡面塞張剪裁過的衛生棉,讓小姐愛吐多少就吐多少。

     一天,馬力哥帶了幾個人來,媽媽桑馬力哥長馬力哥短的叫,酒店裡把錢當成輩分高低,馬力哥像媽媽桑的姐妹淘,兩人嘻哈問候,最後小弟就座、小姐上桌。照慣例少爺要半小時進包廂整理桌面,我 在包廂門外聽到嬉鬧聲告一段落,我抓好客人舉杯時機趕緊鞠躬問好接著整理。馬力哥一身橘紅比小姐還搶眼,馬力哥看著我用食指勾著,要我過去。

     「奇怪,你們店裡少爺每個都長得比我們還壞人臉,怎麼這少爺特別俊。」馬力哥摸著我臉,我以為我會尖叫,卻只是安安靜靜笑著。

     「馬力哥,不要這樣,小威才剛來做少爺,你是要把他嚇死喔。」小紅姐跳出來說。

     「摸一下臉就會嚇死喔,那摸屌會不會爽死?」

     「馬力哥,不要這樣嚇小朋友啦!」

     「開個玩笑也不行,我帶那麼多人來這裡玩,只有我沒得玩……」

     「我說錯話,自己先罰一杯。」小紅姐就要舉杯。

     「罰什麼?我賞酒,你說這少爺叫什麼?小威嗎?小威來來來,馬力哥我跟你說啊,你現在當場喝一杯威士忌我就賞你一千元小費,兩杯就兩千, 喝多少拿多少,各憑你的本事。」桌上瞬間擺滿了一疊鈔票,小紅姐搖搖頭要我別過去,但我怎麼可能跟錢過不去。我心裡盤算著喝這小小一杯就有一千元,喝個十 杯就有一萬的學費入帳,我走向前猛地喝了第一杯。

     烈酒燒喉灼胃,整個人像被引燃,小紅姐遞了水給我,我猛咳,馬力哥說著:「不能吐出來喔?不然就不算數了。還可以吧?桌上錢還很多,有本事都拿走。」

     「剛喝太快嗆到。」我拿起第二杯又喝。

     兩千元握在手裡,幾乎就是我一晚的薪水了,只要多喝一杯就都是多賺的,拿起又喝,所有的小姐和馬力哥帶來的小弟都看我一人喝,小弟們起鬨著要我把桌上的鈔票都拿走,我才又要喝,一股赤辣的感覺在我右臉頰上。

     「你是怎樣?搞壞小姐的場?」小紅姐呼了我一巴掌,拉住我的手就往外走,邊嚷著:「我要去跟媽媽告狀。」

     才到外面,小紅姐小聲問著:「疼不疼?」

     「為什麼不讓我賺?」

     「你要賺?」

     我點頭。

     「你要賺,你不會脫下你這身衣服,換跟我們一樣的上班服來賺,讓客人摸個夠。你搞清楚,你要賺哪種錢再來跟我講,這些都是誘餌,你貪圖、你上鉤,你就回不了頭,你自己想想。」

     我不知道小紅姐從哪看得出來我是女孩,從來沒人質疑。我假裝聽不懂小紅姐說的,總之我不想想了,我要錢,我推開小紅姐,倔強又往包廂走,「我還能喝。」我說。

     最後手裡握了幾張鈔票我記不清,只記得起床後身體頭昏眼花,躺在店裡後頭的休息室,我撐起身子,卻發覺還是暈頭。

     「醒來了?」那聲音是寶哥。

     「現在幾點了。」我發出乾啞的聲音問。

     寶哥低頭看了看手錶,回答:「七點了。」

     「那麼晚了。」

     「是早,外頭天亮。」寶哥吸了口菸又吐出。

     「我怎麼……」我只記得自己一杯又一杯將酒入肚。

     「你要聽?」

     「有發生什麼事嗎?」

     「這種事在這裡也是多見少怪,喝口水?」寶哥遞了水過來。

     「什麼意思?」

     「簡單的說,你喝多醉倒,馬力哥就打算帶你出場,小紅姐去阻止,被打了一頓,拉拉扯扯時,小紅姐哭喊著說你是她妹妹,馬力不信,伸手去摸你胸部和褲襠。」

     「那錢?」

     「你死命抓著,最後馬力丟下場子說用你手上的錢來付,媽媽不敢說話就讓他們走了,對了,你還欠店裡八萬。」

     「什麼?八萬?有沒有搞錯?」

     「沒辦法,小姐的錢加上喝酒的錢就是這麼多,媽媽給你打過折扣了,她說不想逼你太多,看你是要繼續做少爺還是改做小姐賺比較多。禍是自己惹出來的,你不女扮男裝搞出這樁事來也不會讓媽媽不高興。」

     「我辭職不幹了,幹。」

     「別幹了,我也是這麼想,這樣對你最好,不過你以為我留下來做什麼,這張本票簽一簽吧。」

     「我不簽。」

     「上面已經有你的指印了,簽不簽是無所謂啦,不過既然是媽媽的交代,我也不能不做到,小威,不要讓我難做人,錢再賺就有了,不要又是皮肉痛最後還是要還錢,這樣不是多損失的嗎?聰明點。」

     「寶哥,拜託你讓我走。」

     「我的薪水是媽媽給的,你拜託我也沒有用。」

     「簽名了,你回家好好洗個澡睡上一覺,休息個一兩天再來決定是要繼續做少爺還是轉做小姐,反正人生還很長,不用急著現在做決定,但要小心利率,借據上的利率會一點一點吃掉你的人生。」

     我冷冷看著寶哥,他比我更冷眼看待一切。沒退路,簽下名字。我原本只恨自己的身體,現在我連自己的名字都恨。我以為找到了一個可以擺脫困境的方法,卻把自己推入更無底的深淵。寶哥說得對,我需要的是好好休息,之後,還得繼續想辦法。

     隔天我照常上班,媽媽沒有說話,我自己先開口:「媽媽,抱歉給你添麻煩了,我想轉做小姐。」

     「你很中性,乾淨俐落,有些男人喜歡這樣的女孩,你去打扮打扮。」

     得到媽媽的應允,我到小姐的化妝間,那裡有一般的工作服也有小姐自己帶來的服裝,我見了小紅姐抱歉說著:「我不知道會這樣,我真的很缺錢。」

     「你缺的不是錢,是腦袋。」

     「對不起。」

     「對不起是沒有用的,既然決定了就好好做。」小紅姐從她的衣櫃裡取出一件衣服,「試試?」

     我把衣服著上,第一次穿那麼嫵媚的衣服,看著鏡中的自己怎麼瞧都不自在,「很美啊!」小紅姐說:「頭髮如果修一點會更好,再加個項鍊和耳環吧!」

     我像個洋娃娃任小紅姐妝弄。

     「像個有個性的女模特兒。」小紅姐說,「想好取什麼名字了嗎?」

     「小紅姐,我是小威啊!」

     「哪個男人會喜歡叫做小威的女孩,你就叫YURI吧!日文百合的意思。」

     「YURI?」

     我第一次看到另一個自己,我以為自己只有一個模樣,但經過小紅姐的雕塑,我成了不同的人,我擁有新的外表還有新的名字,或許我也可以重來我的人生,像那些變身美少女一樣,拿起魔法棒念念咒語就能成為另一個更美好的人。

     「YURI。」我對著鏡子施念咒語,「YURI。」

     我成了YURI。(1)

 

 http://tw.myblog.yahoo.com/jw!La.sMo6BBx4LQeq2vaG04ZA-/article?mid=767&prev=-1&next=766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忠明高中國文科 的頭像
忠明高中國文科

俯仰古今的文學幽徑

忠明高中國文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