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12-23 中國時報 【莊佩璋】
  •      校園霸凌本是學生欺負學生;老師與學生是「特殊權力關係」,應是維持秩序、排難解紛、伸張正義的仲裁者。但,桃園八德國中事件中,老師卻由仲裁者淪為受霸凌者。這樣的校園其實已是無政府狀態,唯一的規範就是叢林法則。

         老師既然已壓不住陣腳,為重建校園秩序,立委乃要求警政署發動「校清專案」,全面進行校園掃黑。

         不過,警察也不是「無敵鐵金剛」;宜蘭縣兩名交通隊員警及一名替代役男,日前便衣執勤交通違規蒐證;違規被拍照的高職生不滿,竟召來十名同夥帶棍棒圍毆三警,警察雖表明身分還是照打不誤,直到拔槍才停止。

         宜蘭縣副縣長吳澤成說:「連警察都敢打,問題出在教育,應從根解決。」

         但是,老師都已對校園霸凌束手無策,要求警方介入維持治安了,又哪有辦法「從根解決」教育問題呢?

         現在的亂象,當然是教育出了問題。但,校園並不等於教育;校園是個小社會,當社會罹癌,校園不可能維持健康,也教不出健全的學生。

         小孩子是張白紙,忠實紀錄大人的想法、價值。例如,這次八德國中恐嚇老師的學生嗆說:「我是竹聯的,下次拿槍打你。」這台詞怎麼學來的?

         立委們罵學生惡質,但,陳啟禮、蚊哥等一堆黑道大哥喪禮,政客卻拈香送輓、列名治喪委員。背後的訊息其實就是「我是竹聯的,下次拿槍打你」。

         台灣的縣市議會議長幾乎都有黑底;馬面槍擊連勝文,是在地方民代選舉的造勢場,竹聯大老正好在場。台中角頭翁奇楠被槍擊時,高階警官也正好在場泡茶。請問,校園有比政壇、警界黑嗎?

         立委們痛批霸凌,檢討教育時,為什麼不拿面鏡子照照自己?事實上,立法院就是政治叢林,無時無刻不霸凌。國會一天到晚打群架,有什麼資格責怪校園霸凌頻仍?當社會瀰漫著拳頭大聲音就大的氛圍時,小孩子又哪有可能溫良恭儉讓?

         可笑的是,有人竟把校園霸凌歸咎於太民主自由,認為少年隊、教官、體罰等威權手段才能解決失序問題,恨不得時光倒退回威嚴時代。

         台灣在民主化的過程中,因為要摧毀威權,也連帶傷害了權威。我們的警察、老師比不上美國有權威,當然就會產生現在的亂象。但光靠棒子絕對無法重建權威, 專業、愛與信任才是正確有效的教育方式。

     http://news.chinatimes.com/forum/0,5252,11051401x112010122300449,00.html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忠明高中國文科 的頭像
    忠明高中國文科

    俯仰古今的文學幽徑

    忠明高中國文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