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文科最新公告
國文學科中心電子報內含有各項藝文競賽與研習之訊息,另,側欄「獎金獵人」也收集了不少有獎金的比賽資訊,有興趣的人請自行參閱。

^o^ 請大家踴躍投稿及參加 ^o^

時值12年國教即將開始之際,我覺得這位高三生的投書有其道理。轉貼於下,各位可以參考看看。

 

【聯合報╱陳令瑄/高三生(台北市)】2011.05.24

忠明高中國文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致  親愛的大大們: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發現......

咱們的部落大頭貼不再是紅色大頭了呢?

鉛筆畫模式的全體教師圖很可愛吧。

帶點朦朧的美感,還有點神秘氣氛,

但還是仍稍微認出誰是誰啊!:)

總之,我把大頭照換了囉!

想看的人,點進名片去欣賞欣賞吧。

 

小版花  敬上

忠明高中國文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忠明高中國文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中國時報\張大春   2011/05/19

    我的手機裡保留了四則簡訊,是七首給不同的朋友的詩。一首的對象是和我一起練習做詩的李念祖 和李復甸二兄,另一首的對象是表演藝術家吳興國和林秀偉,還有一首是我龍潭的老鄰居小李;另有一則四首,是一口氣寫給上海的朋友陸灝的──他在情人節那一 天傳來簡訊,開玩笑說和幾個光棍一起想念我,只好奉詩以酬之。

     在這些朋友裡面,有懂詩的、有不懂詩的;有寫詩的,也有不寫詩的。我無所謂,興之所致,就用詩和他們說話。同樣的內容若是用新體詩寫來,又想表達得清楚,一定超過七十個字,當然比較貴。所以我寫的是舊詩。

忠明高中國文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忠明高中國文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忠明高中國文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11/05/19【聯合報╱許榮哲】

繪圖/董十行

1999年,還在就讀理工研究所的我到耕莘青年寫作會學小說,一個誤會改變了我的人生。 

當年我參加了寫作會舉辦的小說比賽(它是針對兩年內參加過該會的人舉辦的比賽,有資格參賽的人高達一百多人)。得獎名單公布,首獎一名、優選兩名、佳作一 名,我獲得優選,也就是第二名的意思。看著優選的獎狀,以及兩千塊的獎金,我激動地告訴自己:「許榮哲,你是小說界的天才。」

當下,我辭掉研究所助理的工作,租了一個小閣樓,在當時的台北縣巿找了七個家教,晚上瘋狂家教,回到家十點多,瘋狂寫小說,每天寫到凌晨三四點,寫到自己嘿嘿嘿笑出來:太好了,我是小說界的天才。

像櫻木花道,一個瘋狂的笨蛋。

三年後,我出版第一本小說集,耕莘青年寫作會請我回去當講師。當我帶著衣錦還鄉的虛榮感回到耕莘講課時,這才宇宙大爆炸地得知當年那一場小說競賽,總共只有四個傢伙投稿,而我還是兩位優選裡比較差的那一個 ,也就是「倒數第二名」。

知道內幕之後,我全身起雞皮疙瘩,原來這一切都是誤會。我誤會自己是一個天才,因而興奮得瘋狂尖叫,奪門而出,頭也不回朝小說之路狂奔而去。

忠明高中國文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忠明高中國文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忠明高中國文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文/何春蕤

中國時報開卷版1989.9.11

黃春明在自序中說他初中時最喜歡讀散文,因為感覺句子很美,即使看不懂文章在寫什麼,也有一些句子讓他愛死了。那些和黃春明初中時代相似的讀者恐怕不會愛死了《等待一朵花的名字》,但是如果讀者想看的是樸素可親的人物和他們雋永感人的故事,如果讀者喜歡黃春明的小說,那麼這本散文集是有可看性的。

這樣的說法事實上是說,黃春明的散文在接近小說時,在有人物、有故事、有對白的時候最好看;若是接近雜文時,則要不是材料太薄而不足以留下深刻印象(如<鄉土組曲>的大部分),就是道德說教感太濃而失去說服力(如<從『子曰』到『報紙說』>或<琉球的印象>)。

選擇散文《等待一朵花的名字》作為書名,當然有其賣點的考慮──散文集要是沒有個詩意的名字,可能吸引不到會買散文集的那群讀者。這大概也是皇冠出版社的著眼點。但是就黃春明本人的意義來說,這篇散文的含意──作家對自身的社會角色之省思──可以總結黃春明在寫另幾篇情濃意遠的散文時的迫切感受。特別是在<乾杯,戰士!>中,雖然寫的是一個山地家庭被歷史玩弄的酸苦,黃春明的悲憤恐怕大半來自自身的無力感──面對現實中這樣的人物及故事,作家能做什麼?應該做什麼?(在這篇散文中黃春明的發洩方法是大醉而歸。)

在黃春明描繪的社會現象中,最發人深省的是談不同文化的情感表達方式的<我愛你>。但是和<乾杯,戰士!>一般,黃春明長於描繪而拙於分析,因此在<我愛你>的結尾才會用「玩笑扯談」來草草結束,而把「認真省思」留給別人去做。從這個角度來看,黃春明出於人道主義的熱情說故事是很夠了,但是要為前面那個問題找到有效的答案,恐怕還不足──好在他的讀者大概也不會苛求他提供答案:畢竟黃春明是小說家,不是理論家。

作家的社會功能不是個抽象回答的問題,也許可能的答案之一是由黃春明自問:除了最明顯的為文化工業如皇冠出版社提供佔有市場、改善形象的工具外(黃春明自承是應皇冠之請,拼湊舊作而成此書),這本散文集還達成了什麼社會功用?

(原文刊登中時開卷1989年9月11日)

 資料來源:http://sex.ncu.edu.tw/members/Ho/Flist_06.htm

 

忠明高中國文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忠明高中國文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忠明高中國文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忠明高中國文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忠明高中國文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忠明高中國文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