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5.10-11  2012.5.14 中國時報

討債株式會社23-25                 【徐嘉澤】

 

     回到住處,將皮包裡截聽竊聽器錄製下來的聲音播放一次,裡頭清楚說著要在下周一晚上十一時在基隆七堵某社區進行交易,我緊張地把聲音再確認幾次。打了電話給久違的馬力哥。

     「我查到了。」電話裡我說。

     「明天下午老地方見再說。」

     夜裡我翻來覆去,想著事情結束之後我要和馬力哥在山上的小木屋一起生活,昏昏沉沉睡著,夢裡一個老婦人不斷將街上所有垃圾桶翻倒,從街尾的垃圾桶一一翻過,不斷朝我的方向行來。最後老婦人彎著腰,突然抬起低垂的臉站在我的面前對我說著:「為什麼不來找我?你沒看見我一直在找你嗎?」

     我驚醒,那是母親的臉。

     進到廚房喝了一大口水,鏡子裡有人,我仔細看著,不是YURI不是小威不是Power,我連自己是誰都認不得。一人默默的坐在客廳打開電 視,蜷著身體窩在沙發裡等待天亮。等了好久天不亮,我看著手機裡只有兩人的電話,我脆弱的撥給華哥。沒有一小時他已經出現在門口,他沒多問我也沒多說,像 當初他說故事給我聽一樣,我們躺在床上,換我說了一個好長好長的故事,長到醒來後已經中午。

     華哥還在睡,我簡單盥洗就要出門,床上的華哥開口:「不用去了。白跑一趟而已。」

     「你又知道什麼了?」

     「我說過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我三番兩次來勸你,你偏偏往危險裡去,我更傻,明明知道會被你拖下水,還硬跟著你沉下去。我說真的,這是最後一次我勸你了,不要去了。」

     我沒理會就直接出門,路上想著久違不見的馬力哥,心裡突然砰砰跳著。我知道馬力哥不會愛我,他愛得是Summer,和他一樣性別的男孩,不是一個假男孩,我裝得再認真他還是看不上我。車內廣播播送什麼我也不在意,只把窗戶開大,讓風灌了進來。

     到達目的地時馬力哥未到,突然順著山坡路的地方來了好幾輛車,團團將我圍住,龍哥虎哥從車上下來,龍哥說著:「不是和你老大約這,他咧?」

     「誰?你沒看見只有我自己一人來這裡看風景嗎?」

     突然肚子感到一陣筋攣,腹部被虎哥狠狠揍了一拳,我乾嘔,卻什麼都沒吐出來,「嘴很硬,身子倒很軟。」龍哥抓起我的臉說。(23)

http://news.chinatimes.com/reading/11051301/112012051000501.html

  「扮女生很妖嬌、當男生也有模有樣,到底是男的還是女的?你以 為我們是傻瓜?你上班第一天,媽媽桑就私底下跟我們說你之前為馬 力擋過一刀的事,看來馬力把你安排進去,大概就是要找出誰是殺『 蝨母』的兇手。」虎哥接著說。
  「跟馬力哥沒有關係,是我自己要去的。」我說。
  「當我們笨蛋?昨天你不是興高采烈的打電話給馬力說『你查到了 』?查到個屁,都是假的。把我們當成三歲小孩嗎?讓你那麼好騙。 」
  「你們之前做人小弟,還背叛自己老大,你們會受到關老爺的處罰 ,不得好死。」
  虎哥朝我臉上就是一巴掌說著:「你先擔心你自己吧!是馬力自己 太囂張威脅到老大在組織裡的位置,你以為是我們處理掉『蝨母』? NO,是董耶一手策畫要阿成找人做掉蝨母,知道了嗎?你知道又能怎 樣?等會你就掰掰了,就跟蝨母一樣、跟阿成一樣。」
  「跟她囉嗦那麼多做什麼?直接做了。」龍哥說。
  「重頭戲都還沒上場,馬力還沒來耶,我剛請人打電話給他了,電 話裡我跟他說,他再不快點,他的小弟還是小妹?」虎哥朝我戲謔問 了問,繼續說著:「身體和命就都不保了。」
  「聽說你背後有華哥幫你弄的刺青,每次在酒店都沒辦法好好看清楚,不如就趁今天看。」虎哥要兩名小弟緊架住我,我沒掙扎,知道 一切都只是徒勞,不如保留點氣力在最關鍵的時候使用。虎哥的從口 袋抽出小刀將我的襯衫割開,再將束胸割破,扯下衣物後將我背過身 。
  「看起來栩栩如生。」龍哥說。
  「對了,我想到華哥的規定,你死了後我會幫你把皮帶回去華哥。 」虎哥笑著。
  「欸!」龍哥對虎哥挑眉,他話沒開口,虎哥像接受到訊息說著:「對了,胸部真的是女的,可是下面不知道,也是要檢查一下。」
  彷彿回到童年青春期那些叔叔在的時光般,那些手總是用相同的藉 口來評斷我是男孩還是女孩,但那些都不夠,他們還要用自身的權威 來證明我的弱勢。
  一輛休旅車遠遠的就不斷按著喇叭聲,龍哥虎哥面面相覷看著,這才停止動作。車子停在距離十幾公尺的地方,馬力哥從黑不隆咚的車內走了出來,驚慌失措像個女孩的說:「阿龍阿虎你們在做什麼?快住手快住手。」
  「問我們在幹嘛,不如問自己在搞什麼。」龍哥說。
  「唉呦,Power你怎麼了?怎麼沒穿衣服。」馬力哥才要過來就被擋住,所有的槍都對著馬力哥。(24)

http://news.chinatimes.com/reading/11051301/112012051100485.html

  「你怎麼不先擔心自己啊,馬、力、哥?」虎哥一字一句的說。
  「你們要對我怎樣隨便你們啦!」馬力哥裝娘說著:「我前面可以 後面也可以啦!我在這裡也逃不掉……」馬力哥脫下他的紫色西裝套 在我的身上替我遮掩,西裝一靠上來我就感受到口袋裡有槍的重量。
  「那你還有什麼話要說?」龍哥問,槍抵著馬力哥的頭。
  「我跟你們無冤無仇也沒妨礙你們,好歹留條後路給別人。」
  「要你死的是老大、是董耶,不要搞錯對象。」
  「其實如果老大親自跟我說要我死我就會自動消失了,何必這樣打 打殺殺,很難看,還把我的小男友給搞到天堂去,這樣對嗎?」
  龍哥回著:「對不對我不知道,你死後託夢到老大那,親自問他。 」
  最後的那幾秒好慢好慢,我慢慢地掏出槍對龍哥擊發,虎哥慢慢地 將槍口對準我,子彈慢慢地飛,馬力哥慢慢地撲身過來,華哥和另外 兩名男子慢慢地從黑色休旅車裡出來,華哥開槍慢慢地擊中虎哥,剩 下兩人對慢慢地四竄的人開槍,馬力哥躺在我身上動也不動。
  我放聲大哭,世界才恢復正常轉動速度。
  「馬力哥,馬力哥!」我緊緊抓著他的肩,時間恢復轉動但馬力哥 卻一動也不動。
  「別哭了,不死被你這樣搞也死了。」馬力哥恢復帥氣模樣低沉說 著話。
  「馬力哥你沒事?」
  「看起來是沒事,你希望我有事嗎?」馬力哥露出毛衣底下的防彈 衣。
  「沒。」我抬頭看了華哥一眼,「你搞的鬼?」
  「路上遇見馬力,提醒他天寒多穿件防彈衣而已。」
  「我要怎麼謝謝你?」
  「喔對了對了,等一下。」華哥跑到車上拿了盒子下來,打開盒子 又是那雙陰魂不散的高跟鞋,「再扮演我的仙杜瑞拉一百次吧!」
  「馬力哥你穿穿看,說不定你才是華哥的仙杜瑞拉。」
  「那我穿得上的話阿華你要負責喔。」馬力哥恢復男子氣概邊開玩 笑邊賴在華哥身上說著,嚇得華哥直躲開。
  我看兩個男人玩著你追我跑的幼稚遊戲,從這裡的山坡頂端往下看 去是一片白色野芒,往外是馬路是海,更外是雲朵是天空,再更遠, 是誰也不知道的未來。嗯?好吧!華哥例外。(完)
  

(本文收入「第二屆 BenQ華文世界電影小說獎得獎作品集」,即 將由遠流出版公司發行)

http://news.chinatimes.com/reading/11051301/112012051400381.html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忠明高中國文科 的頭像
忠明高中國文科

俯仰古今的文學幽徑

忠明高中國文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