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求武俠小小說結局,以駐站作家許榮哲、施百俊、黃麗群撰寫之起始文本,另以500字內完成小說結局,完稿後另訂標題。投稿篇數不限。請在聯副部落格「武俠小小說結局競寫」許榮哲、施百俊或 黃麗群起始文本下,以「回應」的方式貼文投稿,貼文主旨即為標題,文末請附上e-mail信箱。稿期間為99年4月8日至5月10日24:00止,此後貼出的稿件不列入評選。六月下旬公布優勝名單,作品將刊於聯副。

投稿作品切勿抄襲,優勝名單揭曉前不得於其他媒體(含聯副部落格以外之網路平台)發表。聯副部落格保有刪除回應文章之權力。本辦法如有未竟事宜得隨時修訂公布。

聯副部落格網址http://blog.udn.com/lianfuplay
明日工作室.聯合副刊/主辦


【武俠小小說起始文本】

文本1:時間引線的毒/許榮哲

入唐門時,師父送我一頂毛帽,他說日後每解開一種毒,就可以從上頭拔下一根毛,等到毛帽禿了,我就無敵了。看著毛帽,我心底一驚,毛帽上的毛千千萬萬。師 父看到我吃驚的表情,冷笑一聲,世上的毒何止千千萬萬。

師父說對了,世上的毒何止千千萬萬,凡人熟知的是蒙汗藥、斷腸草、十香軟筋散……但不為人知的毒更多,例如這一次我中的就是「時間引線的毒」。

下毒的人叫「惡留神」,號稱天下第一的下毒高手,他的人和名字一樣古怪,萬事萬物來到他手下,都可以變成劇毒,例如時間,例如他自己,例如我的兒子。

「聽說你是天下第一的解毒高手,那麼就來救救你自己的兒子吧!哈──」惡留神冷笑。

我的面前一共有三個人,分別是小兒、惡留神,以及一個戴著面具的傢伙,他們三人各中奇毒,三種毒的差別只在於發作的時間不一,但最後都通向死亡。

小兒口中不停嘔出千足蟲,毒效約十二個時辰後發作,救活機率不滿三成。

戴著面具的傢伙十指裂口不斷爬出鬼頭蛛,毒效約六個時辰後發作,救活機率約略六成。

至於惡留神的雙耳,被一隻七彩盲蛇的頭尾貫穿,毒效約兩個時辰後發作,救活機率超過九成。

惡留神果然是個狠角色,他居然把自己化為毒藥的一環。至於戴著面具的傢伙究竟是誰,我的家人?或者仇人?救了他(她)究竟是浪費我的時間,還是一條有利的徑?

如果我傾全力搶救我兒,不管其他兩人的死活,那麼兒子活命的機率也只有三成。所以我必須安靜下來,好好想清楚,該依照什麼順序剪斷三條定時的爆炸引線,才能把兒子從鬼門關帶回來?並且讓惡留神自食惡果,毒發身亡?


文本2:祕劍桃夭/施百俊

好厲害的婆娘──

劍光閃爍,樂達左支右絀。沒想成親十八年來,老婆阿坤沒把技藝放下,暴怒中仍有章法,才一閃神關切她背後的心兒,左臂竟被劍氣拉出條七八寸的血濕傷口。心 兒斜倚石階,人事不知,小嘴兒微啟,白中帶青。樂達心想,這毒好生厲害,若不及早解救,恐怕……

這婆娘好不省事,早上自個不過和心兒聊上幾句,提點她當心街口小狗兒,竟然就逼她喝毒茶!

小狗兒常把糖果點心來送,對心兒可沒安好心。樂達老於江湖,單看他大咧咧張著嘴笑即知。是啊,說話時是摸了摸她如雲黑髮,是捧了捧她白嫩臉頰,那又如何? 從小養著這小婢,關心她疼她也不為過吧?

「你這老不修──今兒非斬了你這段爛桃花!」阿坤唰地一劍當頭劈下。

樂達連忙揮劍架開。「坤啊,俺心中只妳一人呀!」

「哼哼,若如此,你管她與誰好?讓她跟狗兒去!」

「那……那可不成。」樂達每日事罷返家,只要聽心兒說說話,憂勞頓解。說是貪戀她青春美麗,也是啦;但又不相干肉慾,那事兒還是老妻合用,吃啥飛醋呢?

心兒垂危,阿坤暴怒;不救心疼,救了卻便宜了狗兒。

劍勢逼緊,危機一發,該是使出祕劍「桃夭」的時候了──

一劍必殺!

少年時師父傳劍,叮嚀著要用來保護他愛女阿坤。

不是用來殺她的!


文本3:陰陽刺/黃麗群

睡夢裡,鐵支離心子一震,一雙凸眼猛然迸睜,只見兩道熟悉的精光撩亂交錯,如飛梭往眼珠強遞而來;之後卻是對方眸裡數點冷清清、洞醒醒的星芒,相識又不 識。

「如願?」鐵支離覺迷不辨,只得低聲一喊。

而夜深不見底。

鐵支離單傳弟子如願,年方十八,十餘年前落入曹河口走方人牙之手,兩人同舟相逢。鐵支離見其年齒尚小,面目卻有天然顏色,且神態安閒、舉止不驚,尤其引人 憐愛。

「小孩,」見人牙子微盹,他取出一枚熟李遞過,「來,給你。」童子接著,一雙小掌竟能將李子兜入手心,合十稱謝時嚴絲合縫,鐵支離心中一動,右手從僧袍大 袖探出,使個「探花式」,看似作勢撫慰,實則是拈秤根器地極快輕拍孩子腦門、肩背,與最緊要的從腕至指一截細韌筋骨。

鐵支離以十兩紋銀自人牙子手上贖得此童,名之「如願」,授以兵器「陰陽刺」與一套「差錯訣」,口傳心授天涯相依。兩年前,如願學藝初成,鐵支離放他出手殺 人,縱收支使,百不失一。

原來這「陰陽刺」表為兵器,裡為一套祕傳鎖魂法,鐵支離遂能操縱如願如心使臂,卻何曾料到有此一變?眼見如願雙手亂飛,一雙招子要壞在陰陽刺下,鐵支離背 上使力,硬生生崩穿木床,身子隨木渣飛灰往下一墮,反手抽出床板底下一條鎖喉鍊。

十餘年來,這條鍊子他夜夜藏在床底,如願自然不知道,亦自然從沒見過。

 

 

【2010/04/08 聯合報】@ http://udn.com/

資料來源:http://udn.com/NEWS/READING/X5/5523443.shtml

    全站熱搜

    忠明高中國文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